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逆天龙尊 第334章 巧取豪夺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3:12

逆天龙尊 第334章 巧取豪夺

唱黑脸的来了!

“黑风道人,你想干什么?你可别为老不尊,吓坏我的乖徒孙!”

另一方气流一颤,嗡的一声,一黑一白,两个白发老人,破空现身,他们是真正的随手一挥,破碎虚空,从虚无中瞬移过来的,可不是灵修或圣修飞行破空,他们这种神通,道级的力量,才是真正的破空现身!

黑白两个老人一出现,秦霜便心头一动,想起胖子胡来和武火龙等人帮他打听到的,他的师父酒君孔慕圣在学院的座师,便是学院两位道果级的圣人,道号阴阳双圣!据他所知,道境的圣人,名号众多,谦虚diǎn的,自称“某某道人”,这个道人,自然指的是得了大道,悟破大道的修士的意思,可不是红尘随便一座道观中的道士。而最常见的,便是道号中有个“圣”字!

这个圣字的含义,可不是圣树修士的意思,事实上,圣树大能通常自称“君”,而不敢自称“什么什么圣”,不敢僭越道果圣人独占的那个“圣字”,因此一般修炼界通常称呼的“某某圣”,指的便是道果圣人,圣树大能是不敢随便自称什么什么圣的!

圣是道果圣人的独占道号中的称谓,就像皇帝登基之后,群臣是不敢自称什么帝呀,皇呀之类的名位的,某某皇,某某帝,便是皇帝的独占称谓,群臣是不敢僭越的,谁敢自称某皇,某帝,那就是大逆不道,那就是想要造反。立刻就会遭到镇压的。

这便是道号称谓中的一种潜规则!

阴阳双圣是酒君孔慕圣的座师,自然有资格自居秦霜的师祖爷,因此他俩一现身,便满意无比的瞥了一眼秦霜,转过头去。便瞪眼叱喝第一个破空而来的学院圣人,黑风道人!

“乖徒孙,不要怕,我俩你可能早听慕圣説过了吧?我们便是你的师祖阴阳双圣,在道果学院,我们就是你的靠山。谁敢刁难你,谁敢打压你,就是欺负我阴阳双圣!黑风道人,司徒院长,你俩给我两兄弟一个面子。这件事,因我徒孙想要升级天骄弟子,一群导师蛮横不讲理,想打压我徒孙的上进之路,简直胆大妄为至极,必须狠狠惩罚,必须让我徒孙满意,我俩才不枉徒孙称一声师祖。”

“另外。秦霜,司徒院长,想要暂时替你保管你体内的那件道器。也是为了你好

逆天龙尊  第334章 巧取豪夺

,免得引来众多妖魔抢夺,残害你的性命,当然,我们也考虑到你不放心放在学院,这样。你师祖来了,你还能不放我俩的心?交出来之后。由我俩帮你保管,谁也别想借用。等我乖徒孙修炼到道境之后,师祖自然会把它物归原主的。”

阴阳双圣何等身份,自然不会称呼司徒搏为“元首”,他们是平辈称呼,自然称他是“院长”,叫他一声“院长大人”已经是一种敬称了!

秦霜一听,心头暗暗冷笑,説了半天,跟司徒搏一个德行,还是唱红脸的角色,只不过,司徒搏打的是权威牌,阴阳双圣打的是师徒感情牌!

説来説去,目的只有一个,软硬兼施,谋夺他的青龙塔!

“你们两位都出面了,这个面子不给谁,也得给你们呀!本座宣布,只要秦霜你交出那座青龙塔,便由阴阳双圣替你保管,想必你信不过学院,也应该信得过你的师祖吧?”

司徒搏淡然一笑,心领神会的説道。

“哼,阴阳双圣,你们是秦霜的师祖,当然要向着你们的乖徒孙説话了,如果那个秦霜,老老实实听你们的话,我也无话可説,但他如果不听话,那我就得替我三个徒弟讨还一个公道。秦霜是你们的徒孙,那风云三子还是我的徒弟呢,秦霜无视学规,刺伤风云三子,学院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吧?”

黑风道人见秦霜沉默不语,冷笑一声,再次唱起他的黑脸角色,对秦霜喊打喊杀,秦霜都没想到,那风云三子会是他的座下弟子。

“黑风老道,我们来了,秦霜还能不停师祖爷的话吗?有我们在,你休想压迫我们的好徒孙!”

阴圣阴恻恻的回击道。

“秦霜,你把你体内那件道器交出来吧,你放心,有师祖爷在,谁也别想谋夺你那件宝物,你交给司徒院长,司徒院长当着你的面儿,就会转送给我俩替你保管的,有我们在,谁敢试图谋夺它,除非踏着你两个师祖的尸体过去才能拿到。你尽可放心!”

阳圣笑眯眯的看着秦霜説道,自从勇夺比武第一的秦霜拜在他座下弟子孔慕圣门下,他们跟秦霜还是第一次见面,以他们的辈分、地位、声望,秦霜一个小小的灵修弟子,根本不入他们的法眼呢,可是没想到这个勇夺比武第一名的徒孙,却带给他们巨大无比的惊喜,竟然拥有一件不得了的道器,尽管他们无法窥探到他的体内,看清那是一件什么宝贝,但肯定是道器无疑,他俩现在共同使用一座下品道器哩,这要是再得到秦霜的这件道器,那一下子便能像螃蟹一样横着走了,在学院、大陆绝对是地位声名暴增了。

一想到这儿,他就越看秦霜越满意,越欢喜,唯一让他有diǎn不满的是,这个徒孙,他俩以为他撑腰的靠山姿态,破空而至,连一声拜见的礼数都没有,説了这么多,他只是沉默,毫无老老实实献出那尊道器的迹象。

秦霜想要继续拥有那件道器的心态,阴阳双圣当然了解,换做是他俩也是同样的心理,但是不同的是,他俩是道级圣人,你秦霜算个什么东西,什么修为境界,也配拥有一件大道之器?简直可笑!要不是还想打师祖的亲情牌,阴阳双圣都要撕破脸面,出手抢夺了。

道器啊,一件大道之器,就在眼前,就在一个刚刚突破圣境一重的小修士体内,换做任何一个道级圣人,也按捺不住抢夺的冲动,霸为己有的欲望啊!

在他们看来,秦霜拥有那件道器,那简直就是五六岁的小孩子,拥有一座金山,那简直就像是一个种源武者,却拥有一本大道秘籍,还没有任何的后台靠山,根本就不该拥有的东西,你拥有了,不夺你夺谁?不抢你抢谁?

要不是顾及学院的颜面,要不是顾及正道的声名,要不是顾及师徒人伦,要不是想威逼利诱,巧夺那件道器,阴阳双圣才没兴趣跟一个小小的一重圣境的徒孙这么浪费时间,浪费唾沫呢。

“秦霜,还不献出那尊道器,更待何时?”黑风道人见秦霜静静站着,一动不动,他忍不住对那件道器的冲动,怒叱了起来。

“秦霜,你的师祖替你保管,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你以为,你露出这件道器之后,学院还能坐视无数强横妖魔觊觎你、试图杀你夺宝这么残忍事情发生吗?献出来吧,献给学院,交给你两位师祖保管,才是正道。”

司徒搏一脸苦口婆心状,他説的情真意切,恳切无比!

“没有错,秦霜,我的好徒孙,你还年轻,大好的修炼前途,师祖怎能忍心,让你身怀重宝,游走在虎狼遍地的修炼界?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的师父慕圣岂不痛不欲生,痛失爱徒?你师祖我,也会泪流满面,为你惋惜不已的呀,你须得体谅我等长辈们对你的关心,学院对你的爱护呀……”

阳圣语重心长的劝説着,他声情并茂,説着説着,眼角都泛起一抹水光,似乎是泪花状……

“秦霜,你如果向学院献出那件重器,本圣念在你做了大贡献、立了大功劳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刺伤我爱徒风云三子的事儿了,随便司徒院长怎么裁决你,甚至替你开罪,我黑风老道都咽下这口闷气啦。但是,你如果执迷不悟,不收魔性,那本圣也对你绝不客气,一定要请学员替我惨遭重伤的爱徒讨个公道,一定要治你的罪,一定要镇压你,不然我以后还怎么在学院混?”

黑风道长黑着一张老脸,一番话软硬兼施,给秦霜施加心理压力。

场内四大圣人,司徒搏象征着学院权威,阴阳双圣对秦霜大打师徒嫡脉牌,黑风道长喊打喊杀,咬住秦霜绝不放松,好一番软硬兼施,既给秦霜安全上的保证,修炼上的利益,又不放松对他随时可能遭到学院镇压的心理压力,一套组合拳打出来,就好像配合得天衣无缝一般。事实上,在他们四大圣人的时代,他们几个本就是并肩战斗、不知闯荡多少虎穴龙潭的战斗组合,相互之间默契无比,根本不用事先练习,就知道谁该説什么话!

而在暗中,还有学院的两尊圣人,隐而不出,保持着无形的压力,彻底杜绝秦霜妄图拼命逃遁的可能。

“回两位师祖的话,这件宝贝,徒孙我……不能交给学院!……”

秦霜左思右想之后,突然嘶哑着嗓子,説出了他最后的决定,这座青龙塔,非同小可,他隐隐有个预感,如果等他成长到道果级之时,极有可能,这座宝塔,将是关乎他性命、成长速度、甚至羽化飞升的本命法宝,一旦交出去,恐怕阴阳双圣説的好听,再要就难上加难,无比的困难,千百倍的艰难了,更何况,一旦被他们用尽各种方法,参破这座宝塔跟青龙镇魔诀这部玉书之间的隐秘联系,那他都会面临着生命危险,小命随时可能不保,他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宝塔被他交出去,除非踏着他的尸体,强行夺走。未完待续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客服电话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地址电话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电话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电话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