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仙玉尘缘 第八百九十一章 弥天大谎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6:30

仙玉尘缘 第八百九十一章 弥天大谎

即将坠落台下的廖舒,忽然猛一张口,一道闪烁着黑色光芒的珠子,从他口中射出。

“爆。”

廖舒冷喝一声,黑色珠子顿时爆裂。

轰。

黑色光芒闪耀,犹如莲花盛开。

犀利无比的随心剑,意气风的林暮,瞬息之间,都是湮沒在黑色光芒之中。

强烈的波动,让整座对战台都是震颤不停,对站台外的古禁,更是不停晃动。

隔着古禁,台下修者都是感受到黑色珠子的巨大威力。

万千修者,都是惊讶万分。

刚刚参与对赌的修者,许多都已经绝望,此刻都是会心一笑。

顾振豪盯着台上,面色大惊。

他沒想到,廖舒竟然真的敢跟林暮性命相拼。

这黑色珠子,他之前并未见过,但是有所耳闻。

五阴雷珠。

这是一种秘法。

修者从元婴期开始,每一次在渡劫之时,都是吸收炼化雷劫之力在体内,凝聚成五阴雷珠。

尽管雷劫之力最为刚猛暴烈,霸道无比,但毕竟只是元婴期的雷劫之力,这时的五阴雷珠,威力只是一般。

随着修为的不断提升,往后的凝神期雷劫,返虚期雷劫,修者会吸收炼化越來越多的雷劫之力,五阴毒珠也就会变得越來越强大。

这时的五阴雷珠,几乎都是可以让返虚期修者,面对合体期修者,也是拥有自保逃生之力。

廖舒修为已是合体中期,凝聚了无尽合体期雷劫之力的五阴毒珠,经过廖舒这么多年的淬炼,威力强大到何等地步,也就可想而知。

在猝不及防之下,廖舒突然施展出这样的绝世杀招,纵然是合体后期修者,也是难以抵抗,轻则重伤,重则肉身毁掉,甚至是直接陨落。

林暮实力再强,终究只是一位返虚中期修者。

他拿什么去抵挡这样强大的杀招。

凭借他返虚中期的体魄。

怎么可能。

纵然是他领悟出的是同样威猛霸道的无边杀域,撑破天也就是勉强能保住一条性命,肉身是毁坏无疑了。

沒有了肉身,元婴受损,实力大打折扣,这时在对战台上,廖舒若是心狠手辣,直接就是能将林暮击杀。

即便是他心有顾忌,不敢直接将林暮击杀,遭受到这样毁灭性的打击,连肉身都失去,林暮哪怕是绝世天才,以后的前景,也都是变得扑朔迷离起來。

弄不好,这次连性命都是保不住。

一切就全完了。

顾振豪顿觉眼前一黑,几要绝望。

五阴雷珠的爆裂,只是短短一瞬的功夫。

廖舒身为五阴雷珠的主人,身处五阴雷珠爆裂范围内,依旧是安然无恙,毫无损。

在万千修者焦急等待中,仿佛是过了很久很久一样,黑色光芒终于散去。

对战台上,恢复清明。

廖舒凌空傲立对战台之上,面上带着淡淡笑容。

此时,对战台上,已经是沒有林暮身影。

除了廖舒之外,就是一片空空荡荡。

顾振豪心中犹如被针扎了一样,骤然一疼。

万千围观修者

仙玉尘缘  第八百九十一章 弥天大谎

,此时都是静默。

片刻之后,开始有人小声议论,随后议论声此起彼伏,犹如潮水。

“廖舒真是心狠手辣,竟然爆底牌,直接将林暮轰杀。”

“绝世天才,惊采绝艳,前途无量,却是以这样的方式陨落,真是令人扼腕。”

“廖舒气量狭隘,这个结果,在我意料之中。”

“林暮真不该表现得这么强大。”

“他能将廖舒逼到这种地步,可见他的真正实力,犹要胜过廖舒。”

“只可惜,廖舒多活了上万年,底蕴深厚,靠着深藏的底牌,反败为胜,还一举将他击杀。”

“林暮并非是败了廖舒,而是败给了时间。”

许多人都是深以为然。

若是给林暮上万年时间,廖舒绝对不是林暮对手,哪怕爆底牌,也是无法奈何林暮。

给林暮百年时间,结局很可能都不会是现在这样,好歹也是可以保住一条性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顾振豪连连摇头,喃喃道,“林暮不可能败的,不可能败的。”

周围修者,听到这话,都是心中暗笑。

不少修者,都是开始相互传音。

“我看他是吓糊涂了吧。”

“林暮都已经死了,尸骨无存,什么都沒留下,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愿承认这个结果。”

“林暮陨落,他就是要赔给我们上百亿灵石,你説他难受不难受。”

“也是怪他自己,以为搭上林暮这个绝世天才,就是可以借此大横财,还好死不死,要与我们对赌,输了灵石也是活该。”

“好像刚开始他只是与樊江前辈一人对赌,后來是我们硬要与他对赌,他拗不过面子,才是答应与我们对赌。”

“反正都一样,他就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谁让他答应的。”

不少修者,直到这时,还在幸灾乐祸,落井下石。

只不过,他们都是不敢当着顾振豪的面説出來,也是不敢直接嘀咕出來,都是悄悄传音。

声音可以隐藏,悄悄传音,但是面上和眉宇间的喜悦神色,却是无法隐藏。

这一次对赌,五倍赔偿,不少修者都是能赚到数千万灵石,有的差不多是能分到上亿灵石。

像樊江这样的合体期修者,更是能拿到数亿灵石的赔偿。

顾振豪呆呆站在原地,面色茫然。

周围人的悄然议论,眉宇间的兴奋喜悦,他都是看在眼里。

但是此刻,他已经是不关心这些。

对他來説,百亿灵石,固然贵重,但根本无法和林暮相比。

尽管对战台上,空空如也,但他依旧是不相信,林暮会真的死了。

廖舒真正实力,尚且不如林暮,都是有强大无比的底牌,林暮身为绝世天才,岂会沒有保命底牌。

若是沒有保命底牌,怕早就是不知被人击杀很多次了。

是以,林暮绝不可能就这样死去。

绝不可能。

他现在身上,还是随身带着,林暮送给他的保命玉简,蓝星玉简。

这样昂贵珍稀的玉简,林暮随手就是送给他和明辉一人一枚,他自己一定也会祭炼。

林暮曾跟他説过,只要祭炼了保命玉简,就绝对不会死。

至少是能活到自己寿元的极限。

顾振豪紧紧盯着台上,想要找到一diǎn蛛丝马迹,哪怕是一丝残骸也好。

若是林暮连保命的蓝星玉简都沒了,那他怎么复活。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整座对战台上,除了满面笑容,得意无比的廖舒之外,什么都沒有。

顾振豪心中不由蒙上一层阴影。

“或许是隔着古禁,保命玉简坠落到对站台下某个角落。”顾振豪只好如此安慰自己。

他只希望白衣长老尽快宣布结果,打开古禁,他好上去搜寻一番。

他要替林暮,将保命玉简找回來。

参与对赌的许多修者,此刻也都是急不可耐。

他们同样是希望白衣长老尽快打开古禁,宣布结果,这样的话,大笔灵石也就很快到手了。

在万千修者注视之下,白衣长老飞上前去,双手挥动,开始不停打出法诀,准备打开古禁,宣布比试结果。

廖舒满面笑容,望着白衣长老,心中暗自得意。

击败了林暮,顺利进入第五轮,接下來,只要再赢一场,就是可以进入前十六。

前十六,是一种磨练。

只要这一次进去,实力经过淬炼,百年之后,他有希望冲击前十。

唯一遗憾的是,他沒想到,五阴雷珠威力竟然如此恐怖,连林暮的储物袋,都是禁受不住五阴雷珠的轰炸,跟林暮一样,化为齑粉,荡然无存。

当初他获得的是绝品秘法,一次可以凝聚出十二枚五阴雷珠。

这一次,他动用了其中一枚,尽管很是珍稀,但他觉得很值。

绝世天才又是如何,还不是死在他的手中。

待到将來,他威震天下,今日之事,别人只会对他褒奖,谁敢当面説他是非。

至于背后议论,那就无关紧要。

再强大的人,也是无法不让人背后议论。

林暮身后是否有绝dǐng势力扶持还未可知,他觉得像林暮这样的天才,真的是上天所生,势力是培养不出來的。

即便真的是有势力扶持,他和林暮上了对战台,都是签了生死契约,生死由命,这是矿脉联盟的规则,大势力也是不敢拿他怎么样。

再强的势力,也是强不过矿脉联盟。

廖舒心下一阵轻松,向着白衣长老飞去。

就在这时,他面色忽然一滞。

他现自己动不了了。

犹如被钉在原地一般。

想调动天地之威,也是沒有任何办法。

这是剑域。

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这是林暮的无边杀域。

廖舒轰然醒悟过來。

林暮怎么可能沒死。

怎么可能。

廖舒完全无法相信。

刚刚他特意用神识仔仔细细探查了整座对战台,林暮的储物袋都是消失不见,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探查之下,他沒有任何现。

然后他才是确信,林暮死了,不可能是隐身。

但现在,林暮的剑域竟然又再度出现。

而他却是连转身看看的机会都沒有。

莫非,林暮背后真的是有绝世高人。

知道林暮陨落,第一时间就是跨越虚空而來,连古禁都是对他毫无作用,也不把矿脉联盟放在眼里,直接就是要将他击杀。

廖舒莫名感到一阵后悔。

他万万沒想到,林暮背后的势力,竟然会强横到这种地步。

这些念头,都是在无边杀域出现的刹那,一瞬间就闪现而过。

一道冰冷的话语,忽然出现在他耳边。

“想杀我的人,一般都死了,你也不会例外。”

廖舒眸中顿时闪过一阵惊恐。

这是林暮的声音。

下一瞬间,一道璀璨剑光闪过。

他的身体,分为两截,剑光闪烁不停,之后就是变成粉碎。

一同粉碎的,还有他的元婴。

随即一道火球闪过,将廖舒付之一炬。

尸骨无存。

沧州好的妇科医院
拉萨治疗白斑的医院
渭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济南银屑病医院治疗费用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收费标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