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雨墨】黑道大哥(传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07:42

黑道大哥是我的邻居,如果硬要扯的话,我们还带点亲戚关系,算起来我们是同辈人,他的年龄比我大,所以我应该叫他哥,但我习惯叫他“大哥”,大哥有两层意思,一是他年龄比我大,二是从小到大,他一直是我们这群人的老大。
大哥小的时候,他老子好强,但他家穷,一般老子自己没混好的,都希望孩子们混得好,能实现自己的奋斗目标,以便将丢失的自尊捡回来。八十年代是以会读书为荣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大哥天生是那种要强的人,但偏偏就是不喜欢读书,你让他读书那比什么都难受,所以他跟他老子之间便经常发生冲突。大哥便经常跟他老子干仗,从小学时代每打必输被追得到处跑,到中学时代偶有胜算,两人你来我往不知打过多少次架。大哥便是在这许多次打架中历练起来的,他老子只相信拳头,他也只相信拳头,或许这是他们父子相通的地方吧。
大哥初中没念完便辍学了,他那初中水平真正算起来可能还不如读过小学的,因为他在学校根本就没读书,做得最多的事,便是打架,不管是高年级的,还是低年级的,不管是比他高大的,还是比他矮小的,不管是力气比他大的,还是力气比他小的,他从没含糊过,哪怕是被打得鼻青脸肿,他也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拼一拼。他打架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可学校不想出这样的名,于是他被请出了校门。
初中辍学后,大哥已经长成了半个大人,一身的肉疙瘩,抡起拳头来虎虎生风,然后,我们一群小屁孩便都跟要他后面,大家都统一叫他“大哥”。跟他的人多了,不可能都杂乱无章地跟在他屁股后面,他便会将手下分好工,谁谁谁做他的左右手,相当于保镖,也学电视里的样,不知从哪里弄来几副墨镜戴着,谁谁谁帮他割猪草谁谁谁帮他做家务,因人而异,竟也安排得井井有条。小屁孩们可能自家老子叫不动,但只要大哥一句话,都是抢着去做。那时候人小不懂事,也不图别的什么,要么图人多好玩,人前人后威风,要么图有人保护不会受欺负,还可以时不时地欺负别人。
大哥辍学后也不去找事做,或是学门什么手艺,虽然他有的是力气,但他认为这力气是用来去争地盘的,不是用来做事的。在这方面他倒是很能吃苦,并且不满足现状,为了练力气他每天早上起来跑步、做俯卧撑,各种锻炼,甚至还拜过几位拳师学过几手功夫。他天生底子好,再加上吃得苦,所以没过几年,我们这地方便找不到敌得过他的对手了。
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大家的经济意识强了起来,大哥那批手下也长大了,开始懂事了,大家都觉得过日子还是要去赚钱,打打杀杀终究成不了气候,再加上96年“严打”,大哥的兄弟抓的抓,跑的跑,手下开始大量流失。看着在外面打工的有人过上了好日子,大哥和他的手下也不安分了,但想过潇洒日子没钱可不行,于是他们开始想办法弄钱。怎么弄钱?受当时香港《蛊惑仔》等黑道电影的影响,他们决定到县城去打拼,打劫、收盘子费、放高息,用尽各种方法敛钱。那时候社会上各种闲人多,都想不劳而获,所以黑道上的竞争也很激烈,彼此之间再也不像过去仅仅靠拳头吃饭,而是用刀,甚至自制的铳。那时的县城街角落里,草丛中,到处是黑道上的人扔的包好的一捆捆的砍刀,都是为了应付意外寻仇时准备的,那些火拼的场面实在是极为惨烈。
大哥经历过多少场火拼,可能他自己也记不清了,砍过多少人,他也记不清了,但他唯一得意的是,自己身上没有过伤疤。
大哥只进过一次局子,在里面呆了五年,据他出来后讲,他在局子里的日子其实过得比外面好,他依然是里面的大哥。据他讲,局子里的等级其实是更为森严的,要在里面做大哥,就得先把以前的大哥拉下马。他就是这么做的,一进去不等先前那位大哥纠集手下做好迎战的准备,便将那位大哥打趴了,然后他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大哥,剩下的事就是跟狱警搞好关系,关系处理好了,在里面照样吃香的喝辣的。
对于大哥来讲,那四年多的牢狱生活对他并没有半点影响,照他的话来说,反倒是成了在黑道混的资本,没进过局子,咋在黑道上混呢?唯一遗憾的是他没挨过刀,没吃过铳子,这也是在黑道混的资本,但不可能自己给自己来一刀,或是给自己响一铳吧,有些新蛋子为了尽快获得黑道上的认可,可能会这么做,但大哥不会,大哥只会在身上文东西,手上文,前胸后背也文,衣服一脱,身上全是龙啊凤啊关公啊什么的,你就得明白,大哥是黑道的。大哥也不理杀马特的头,那是小混混做了,大哥在黑道混了那么多年,名声早已在外了。
后来大哥便一直在县城混,县城水面阔,兄弟也越收越多,大多是些刚从学校出来的小混混,大哥说这些小混混极为厉害,他们刚从学校出来,天不怕地不怕,并且极力想引人注意,从而得到重用,打架总是冲在前面,砍人往死里剁,并且以能砍倒黑道老大为荣。大哥依仗这批兄弟在县城开地下赌场,放高利贷,做欺行霸市的生意,从中赚了不少钱,然后带着他那帮兄弟每天混迹于歌厅、宾馆等娱乐场所,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大哥其实从局子里出来的时候便知道自己应该娶老婆了,这是中国人的传统,也是大哥自己内心的想法,玩了这么多年,每天东躲西藏、东奔西跑,得有个家了。但黑道讲究的就是穿鞋的怕光脚的,有了老婆有了孩子便有了牵挂,有了牵挂还怎么在黑道上混?但大哥不管这些黑道规矩,他很快就娶了老婆,并且风风光光地做了酒席,并且风风光光地生了孩子,他还是黑道大哥。只是尽管有钱,他却不敢买房子,有仇家有公安,他只能每天带着老婆孩子住宾馆里。但大哥就是大哥,他开始洗白自己,违法的事他是从不会出面的,有的是手下争着为他出面,公安那些人也成了他的朋友,时不时还会帮着公安摆平一些事,他知道要为孩子创造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
大哥肌肉发达,头脑却不简单,否则在黑道上也混不了那么久。
我其实跟大哥接触得不多,我父亲不让我跟他多接触,原因很简单:怕惹事。要是让他的仇人看见我跟大哥在一起,他打不过大哥,但他可能会打得过我,那我可能就遭殃了,再说家里人总是认为读书读出去才是王道,尽管我读书也只是一般。
但大哥对我却是挺照顾的,只要碰了面,他总是随和地告诉我,有什么麻烦,尽管去找他,虽然我从没找过他,但心里还是感激他的,也许这就是他们的义气吧,没有这种义气,谁会跟你混?
前不久在县城遇到大哥,他正和大嫂牵着孩子在街上闲逛,我便邀他一起去喝杯茶,原本不过是客套话,谁知他竟一口答应下来。他先将老婆孩子送回家,然后找了个茶楼坐了下来,原来他最近也迷上了喝茶。
喝茶和打架一样有瘾,他笑说,以前一天不打架就手痒,三天不打架就憋得难受,看见谁都想上去揍他一顿,原来喝茶也一样。
他还是三句话不离本行。我只笑笑,问他最近过得怎样,他摇头,现在什么都难,正经生意不好做——以前打打杀杀,但不可能一辈子都打打杀杀,总要将孩子培养好,要跟你们一样,有体面的工作,有稳定的生意才好。
他说这话时,我想起了他老子,当时他老子好像也说过这些话,现在他老子老了,守着乡下的老房子过日子,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自在。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一种轮回,从内心来讲,我不希望这种轮回出现,我听说他女儿成绩一直很好,我想,将来这一切是可以改变的。
他见我不作声,便笑,我在黑道混了大半辈子,什么刀光剑影都见过,这种人生经历是一般人没有的,听说你喜欢写东西,可以写写我。他呷了一口茶,这个社会就如同一棵树,像我们这种人,就像一棵树的地下部分,越污越肥,不污不肥,你们作为这棵树的上半部分,需要的是阳光雨露,是不会懂我们的。但我们是连在一起的对吧,缺一不可,就像电影里面说,社会有两种秩序,一种是地上的秩序,那就是法律、道德,一种是地下的秩序,那就是黑道!
他的话听起来倒是有几分道理,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听来的还是自己悟出来的,他品着茶,总是极力想表现出他的文雅,或者说他的斯文,他甚至还从口袋里拿出一副眼镜架在了鼻梁上,得体的衣服遮住了身上的文身,他看起来真的像一位绅士!
我想,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

共 12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中塑造了一个“黑道大哥大”的形象,他从小刁蛮任性,打架闹事接二连三。违背父亲的意愿,成为一名社会大哥。他年轻的时候砍人无数,庆幸自己没有伤疤。可后来,当“我”再见他时,他已经是一个文质彬彬,有爱心又体贴的父亲及丈夫。时间流转,时间的人和物都在变。大哥变了,变得与年轻时候截然相反。文中语言淳朴、情节严谨、内容丰富。感谢作者对雨墨的支持与厚爱,期待您更多来稿。【编辑:夏沫】
1 楼 文友: 2016-09-29 16:04:59 三刀老师的文笔流畅,厚实,有思想。拜读佳作。
2 楼 文友: 2016-10-12 1 : 9: 2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寒冰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写作愉快。 你若不离不弃,我定生死相依,寒冰若水天涯梦,伴你万世渡轮回。宝宝大便
肩颈背肌肉酸痛僵硬怎么办
怎样调理小孩脾胃虚弱
儿童中暑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