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新飞电器如何走上被拍卖之路

发布时间:2018-12-08 00:40:07
新飞电器如何走上被拍卖之路 新飞电器大门口已很少有工人进出 新飞电器旁边房屋外墙上依稀可见的标语 曾经的一家新飞电器专卖店正在招租 新飞集团是持股新飞电器10%的小股东 2012年,新飞电器将标志从老鹰变成了一只色彩斑斓的小鸟,但这个新标志让很多新飞老员工不愿接受:“从老鹰改成小鸟,哪有越改越小的!”标志之争,其实折射的是新飞在新旧体制转换中存在的巨大观念差异。有接近新飞的人士评价,新机制实施得不彻底,旧机制又若隐若现,二者交织在一起反而互成羁绊,最终将新飞拖垮。 在河南新乡,南北向的城市主干道只有两条,其中一条就叫“新飞大道”。虽然新飞总部并不在这条大道上,但依然以其命名,足见新飞曾经之于新乡的地位。当年一句“新飞广告做的好,不如新飞冰箱好”的广告语风靡全国,那也是新飞冰箱最辉煌的时期。然而到现在,新飞冰箱已经与那句广告语一起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如今市场上已经很少见到新飞的家电产品,即便在新乡也不例外。 不久前的一条消息把久违的新飞重新拉回人们的视野——河南新飞电器/家电/制冷器具三家公司的全部股权将于本月28日公开拍卖,起拍价4.5亿元;另外河南新飞电器名下部分土地、房产及建筑将于7月5日开始拍卖,起拍价1.15亿元。至此,曾经是中国冰箱行业第二名的新飞电器经历了多年的挣扎之后走上了待价而沽的命运。从1984年创立到2018年拍卖,新飞的34年间都经历了什么?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新飞电器总部所在地河南新乡市实地采访。 现状 从找关系拿货到一家都不卖了 路边小店见证新飞变迁 应该说,新乡当地人对新飞这次股权拍卖的关注程度远不如前几年新飞工厂停工那么大。北青报记者在新乡电器总部周围向附近住户打听,他们对于新飞走到这一步并不惊讶。“已经半死不活好多年了,再不卖也是不行了,换家管事的没准还能行!”住在新飞电器总部对面二机床宿舍的于大妈清楚地记得,五年前也是夏天这个时候,新飞的厂都停了,工厂没钱开工,工人也嫌挣得太少不干了。 “当时不光整个新乡,连全国都知道了,后来听说是政府协调又复工了,但没多久就又说维持不下去了。”她告诉北青报记者,从那之后就再没缓过来。“你看看路边这些小店,原来都是卖新飞的,现在一家都不卖了!” 于大妈说的是新飞厂门口、宏力大道南侧的那些门面房。很多当地老住户都说,十来年前这条街上都是卖新飞冰箱的,从厂里拿不到货的就得从这些店找关系拿,贵点也抢着拿。不过现如今,这些门脸都已经改了行,但很多仍在干老本行卖家电。新飞大门正对面就有四家,靠西的两家一家是格力专卖店、一家是美的专卖店,靠东的一家是进口的大金空调,另一家是美菱冰箱专卖店。 再往东是整条街上唯一一家还挂着新飞电器招牌的,但走进店里也已经看不到新飞的产品,最显眼处卖的是安徽的扬子空调。“新飞早就不出空调了,我们现在卖的都是扬子的。”女老板说。不过北青报记者看到,这家店里的装潢还都留着新飞的样子,甚至一些扬子空调的价签还用的是新飞的。北青报记者还在新飞大道中的中原路附近看到一家新飞电器专卖店,但这里则彻底锁上了大门正在招租。 与这些小店一同见证新飞变迁的还有工厂旁边那座新飞大酒店。“可别小看这座酒店,当年来等货的人要想住进去可不容易,房间都是满的,得找新飞的人才能开间房!”于大妈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依然眉飞色舞。不过,如今这座酒店早已没有昔日的气派,走进去,阴暗的大堂与室外的阳光灿烂对比鲜明。大堂没有客人,只有一名推销洗涤用品的销售人员正在与前台服务人员谈生意,希望酒店买些他的产品。 北青报记者以住客身份打听价格,得到的答复是150元一天。“要是新飞内部人还能优惠吗?” “给你的已经是内部价了,现在住的人少,谁来都是内部价!”前台服务人员说。 目击 从要买票参观到无人进出 新飞电器的荣誉止步于2013年 出人意料的是,想象中应该是一片败落的新飞电器总部大门口,最显眼的却是大门上挂着的“新新飞,新发展,新飞电器2018隆重开工”的大红横幅。不过据附近的人说,横幅是年初挂上去的了,现在已经很少有工人进出了。常经过这里的路人介绍,原来生产的时候,每天不管什么时候,都有穿着蓝灰色工服的新飞工人从大门口进进出出。不过,当日下午三点多,北青报记者在厂门口待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有人进出,只有一名保安静静地坐在外面看门。对于采访要求,他表示现在厂里一律不让外人进。但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最辉煌的时候,新飞厂区还是新乡的一个工业游景点,甚至每张票10元钱可进厂参观。至于现在厂内还是否在生产,保安则拒绝回答。 透过厂门,北青报记者看到,迎面是新飞电器最高大的主楼,但上面的铭牌已经脱落,只能从留下的痕迹能够看出这里曾是“科技中心”。楼前的主广场上最醒目的建筑是一台老式双开门电冰箱的雕塑,虽然外表已经斑驳,但上面“新飞牌”三个大字仍清晰可见。冰箱后面是一头垂首老鹰雕像。虽然一个是新飞的企业形象,一个是新飞的拳头产品,但这两个形象被生硬地组合在一起还是让人感觉有些奇怪。不过,新飞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听说二三十年了都是这样,反正我一来就是这样!”保安说。 一位从2012年那次停工后就离开新飞的老员工也证实,“这个雕像可是有年头了,新飞最辉煌的时期1989年修的,新飞创始人在雕塑后面亲笔题了字。” 厂区东侧的大楼造型也颇为独特,据老员工说这也是老鹰的造型,不过外人似乎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看不出像一只鹰。“新飞员工都以这座大楼自豪,这在当时的新乡是最时髦的建筑,很多人专门跑到这儿来照个相!” 这座大楼的一层是新飞的产品展区,但如今已经大门紧锁。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里面的展品应该已经好多年没有更换。除了冰箱还有些近几年的新样品外,陈列的洗衣机还都是老式双缸洗衣机,冰柜的展品对着落地玻璃的一面已经被阳光照射得褪了色,看上去有年头了。 展厅门口的长廊对外传播着新飞的企业文化,下面展示着新飞获得的各种技术专利,上方则从房顶悬下32条记述着新飞辉煌的大事记:1984年新乡冰箱厂成立;1992年推出“新飞广告做的好,不如新飞冰箱好”的广告语;1996年建起中国第一个年产60万台全无氟冰箱生产线;1998年新建年产100万台冷柜生产基地;2007年新飞主导中国首个杀菌电冰箱标准;2013年新飞冰箱首批通过中国质量认证中心的CQC除菌认证……然而,一切荣誉到2013年戛然而止,之后再没有记录。 从厂门口东侧的一处栅栏看进去,新飞电器的厂房大门紧闭,不见灯光。近处的破旧房屋外墙刷的白灰墙上斑驳的标语隐约可见“新飞靠我们振兴,我们靠新飞发展”。 追溯 从国企到外企 新加坡集团从入资到绝对控股 新飞的前身是创立于1958年的军工厂新乡市无线电设备厂。由于产品单一,到1983年时工厂已经亏损数十万元。也正是那一年,新飞创始人刘炳银接任这家小厂厂长并开始寻找脱困之路。他在一次出差中,看到了在大城市颇受欢迎的电冰箱,他感觉这个东西有潜力。一年后的1984年,新乡冰箱厂成立。那时候,恐怕很多新乡人甚至还不知道电冰箱为何物,但刘炳银确实有眼光。 1986年,刘炳银将一条飞利浦电冰箱生产线引进厂里,开始制造“新乡飞利浦”冰箱,“新乡飞利浦”也正是“新飞”品牌的由来。 新飞押宝押对了。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开始,电冰箱在中国市场迎来爆发期,新飞完整地赶上了这段黄金期。1988年,成立四年的新飞冰箱无论销售收入、利税还是全员劳动生产率、人均创利税指标全部位居新乡市首位。此后新飞冰箱更是一路向上,一度稳居河南省工业第二位。 “那时一台冰箱的利润就能顶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新飞一年生产好几百万台冰箱,你算算!”于大妈的老伴退休前就在新飞,新乡人一个月挣三四百时,他就能挣一千。而新飞人真正的福利还远远不在工资收入而在冰箱票,那时候一张冰箱票轻轻松松就能卖四五百元。“那时候在整个新乡,穿着新飞工作服的都会被高看一眼,谁家找对象找到个新飞的,全家都能跟着沾光,过年过节发的米发的肉自己吃不了都往亲戚家里送!”虽然于大妈兴奋地回忆着,但现在她后悔让儿子也进了新飞。 这种转变究竟出现在什么时候,谁也说不好——新飞的衰落开始于2010年前后,但在2000年已经开始显露问题,而这一切都被新飞人归结于1994年那次改制。当时,为了借鉴沿海地区的成功经验,出台了“引进外资嫁接和改造国有大中型企业”战略,新飞冰箱毫无疑问地成为试点。在政府的撮合下,新飞冰箱变为中外合资公司,代表新乡市政府的大股东新飞集团控股49%,新加坡最大的房地产和酒店投资发展商丰隆集团持股45%,剩余6%的股份由河南省驻新加坡办事处创办的新加坡豫新电器持有。 外资介入初期,确实给新飞带来了全新的理念,包括新飞曾引以为豪的百万台无氟冰箱生产线,就是新加坡方面入资以后的成果。仅仅一年之后,新飞已经成为全国主流冰箱品牌,与海尔、容声、美菱并称中国冰箱行业的“四朵金花”。 然而,新飞命运的再一次改变是在2000年。当年,新加坡丰隆集团收购了由河南省驻新加坡办事处创办的新加坡豫新电器,后者所持有的新飞电器6%股权也落入丰隆手中,这使得新飞电器的控股权属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新加坡丰隆持股51%成为控股股东,新乡市政府控制的新飞集团持股49%。再之后的2005年,新飞集团又将手上39%的国有股权低价转让给了丰隆集团,仅持股10%至今。从此,新加坡丰隆集团持股新飞电器90%,获得了绝对控制权。 在新飞从国企一步步变为外企的过程中,很多新飞老员工仍在怀念新飞当年的辉煌。 关注 从老鹰到海鸥 标志之争折射新飞兴衰 “你要是几年前来这里,大门口还不是这样,上面的标志是新换上去的。”新飞电器的保安告诉北青报记者。2013年新飞出现过一次工厂停产的风波,后来就把大门上的牌子换了,原来就是普普通通的厂名,现在带着彩色标志。原来科技大楼上的那只老鹰标志也被拿下来了。 “标志一改,新飞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前述那位2012年从新飞离开的老工人坚持认为当初就不该改商标。“这不一改企业就完了?”他说很多像他这样从当年过来的老工人都认为错就错在了改商标。“当时连广场上的雕塑也想改,可老员工都不让才没改成!” 据了解,新飞电器的标志迄今经历了两次变化,头一次是2005年,那次变化不是很大,依然保留了老鹰的形象,但将原来僵直的老鹰翅膀略微上翘,根据新飞电器自己的说法是,“新LOGO更富动感和活力。”而到了2012年,新飞再次改进LOGO,新标志跟原来已经毫无关联,威猛的老鹰变成了一只色彩斑斓的小鸟,但也正是这个新标志让很多新飞老员工不愿接受:“花里胡哨的没了特色,关键是从老鹰改成小鸟,哪有越改越小的!” 这位老员工私下向北青报记者透露,第二次改换LOGO之所以这么彻底,其实有着深一层的原因。当时新飞电器的新加坡控股方与新飞集团在新飞品牌使用权上出现了矛盾,“两家都在生产新飞品牌的产品,消费者根本分不出哪个新飞是哪家生产的!” 后来据称是在政府的调解下,新加坡丰隆旗下的新飞电器拥有冰箱、洗衣机等产品的“新飞”品牌使用权,而新飞集团则拥有小家电产品的“新飞”品牌使用权。而新加坡股东方面为了在市场上对“两个新飞”作进一步区隔,索性在2012年推出了全新的标志,不仅标志完全改变,而且英文FRESTECH也被改成了FRESTEC,后者少了一个H。 尽管如此,老鹰元素至今在新飞电器厂区依然随处可见。如今在新飞电器厂区的大门口,一只垂首的老鹰石雕高高屹立。而在大门东侧那个曾经是新乡市标志性的建筑据说也是老鹰形象,而且在顶层屋顶上镂空雕刻的老版新飞雄鹰标志依然清晰可见。 标志之争,其实折射的是新飞在新旧体制转换中存在的巨大观念差异。有接近新飞的人士评价,新机制实施得不彻底,旧机制又若隐若现,二者交织在一起反而互成羁绊,最终将新飞拖垮。在从国企变身外资的过程中,“新加坡资方不懂家电行业只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一直为很多关心新飞的人所诟病。但外方近几年在新飞上并没有赚到钱也是事实。今年4月13日,丰隆亚洲发表声明宣布从新飞撤资,其披露新飞2016年、2017年的亏损额分别为1.207亿新加坡元和1.285亿新加坡元。 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张钦 释疑 此“新飞”非彼“新飞” 新飞集团已“升格”央企 新飞电器的重整使得其在外界看来已经徘徊在破产与非破产之间。而这却引得了另一个“新飞”的不安,那就是现在持股新飞电器10%的“小股东”、昔日控股新飞电器的新飞集团。 6月13日,新飞集团对外发表声明,称新飞集团和新飞电器是两个独立的法人单位,新飞电器的破产重整不会对新飞集团的正常经营造成任何影响。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在新飞最辉煌的时期,新飞集团曾代表新乡市政府作为大股东对新飞电器控股。不过,经过此后的一系列股权变动,如今新飞集团对新飞电器仅持股10%。 而新飞集团本身的归属也发生了巨大变化:2011年新飞集团被划到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后者的全资子公司,完成了从地方企业到中央企业的“升格”。北青报记者来到位于新乡市华兰大道的新飞集团总部门前,由于华兰大道正在修路,新飞集团正门已经封闭,员工只能从东侧的一家药厂的大门进入。尽管如此,主楼上“新飞集团”四个大字和那只雄鹰标志依然显眼,而大门口上的“航空工业”几个字则更引人注目。 隶属于航空工业机电系统后的新飞集团,如今是一家以冷藏车、房车、豪华车改装为主导业务的企业,拥有河南省“专用汽车工程研究中心”,还是中物联冷链委首批CCLC冷藏车认证平台认证企业。2015年,新飞集团并购了欧洲冷藏车隐形冠军“Lamberet”,新飞集团更是变身为跨国企业。尤其是在房车领域,新飞集团目前已经与福建奔驰、南京依维柯、上汽大通等建立了合作关系,并获得改装授权资质。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随着新飞集团与新飞电器的关联越来越远,二者在企业标志上也已经明显区隔。目前新飞集团依然采用着老新飞的雄鹰标志,而新飞电器的标志则已经几经变换。“虽然新飞电器的标志看上去感觉更时尚一点儿,但基本没什么特色了,连很多新乡人都不一定认得出。”一位新乡当地人告诉北青报记者,在他们心目中,还是那个看上去有些凶猛的老鹰是真正印象中的新飞。 (责任编辑:张洁欣)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婴儿发烧症状
电动胡葫价钱
陶瓷波纹填料
化工品国际快递美国
收费闸机厂家
绝缘子价格
宝宝抗病毒吃什么药好
儿童发烧反反复复
宝宝发烧喂不进去药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