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大姑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2:13
大姑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在那个革命 飞扬的年代,跟着父亲走出故乡田阳一个叫琴华乡陇显屯双达村的山旮旯寨子贫瘠的土地到百色金州煤矿当一名工人。伊始大姑不是工人,后来才是工人,只是矿上的一名副业。她来到矿上领导为她安排一份打杂活儿,叫她为矿上放几头黄牛和水牛。
大姑每天天色濛濛亮,她起得早早的赶那几头黄牛和水牛到龙滩水库去吃草,那里的草很肥,绿油油的一片。那几头黄牛低头吃草,牛的嘴里不时的发出“哞哞”的低叫声,有时过来往大姑的脸庞蹭蹭,仿佛知晓大姑的心事。这样,大姑整天与那几头黄牛相依为命,无事的时候自言自语地说些心事,那是每个少女花季的秘密——一个少女对情感的憧憬。
那天,矿上的一位党委书记找到了大姑,说另安排工作的事,说:“大姑啊!放牛你不用去了。”大姑心里一惊,以为是自己犯什么错误,小心翼翼地说:“书记呀,牛,是我放得不好么?”那个“肃清反修”的年代,人人说话都很小心,一不小心的犯下“言论”的错误。大姑过去历史划分为“贫下中农”是劳苦大众阶级的出身。那书记见大姑神情紧张,笑着说:“没什么,你甭紧张。组织上看你放牛很认真,工地上送饭那边的人手不够,叫你过去‘送饭’,你愿不?”大姑原本紧张的脸上也为之放松下来,露出她欢快的笑颜。说:“愿意,当然愿意了!谢谢领导组织上的关怀,我大姑决不辜负组织上对我的信任。”那书记拍板,说:“好!大姑,我们要的就是这话。明天去报到。”说完,那书记走了。
翌日一早,大姑到矿上食堂报到去了。炊事员让她和几个新到的姐妹洗菜、淘米,把饭盒在水龙头用自来水洗得干净,漂得一尘不染。大姑手脚麻利,做事风风火火。不一会,那二十几个脏肹肹的饭盒被她洗得干干净净的。到了装饭时间,炊事员在食堂的火房里喊:“装饭!”大姑和几个女人拥进食堂的火房,把饭菜盛到饭盒里去。然后,把饭盒放到箩筐子里去,挑到她柔弱的肩上,上了一条崎岖不平的公路,往矿山工地而去。
矿山工地里一片热火朝天,有的开山放炮、有的一男一女两人一组挖土方,干得甚欢,分明是两公婆。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是那个革命 四射年代的写照、印迹。开饭时间到了,班长一声令下:“开饭啰——”大姑和几个送饭的女人把饭盒端到矿工的手上,等候他们“报销”自己的战果,把残余物的饭盒收拾拿回清理。
在折回的路上,大姑遇上一个矿上开“解放”牌贷车司机年轻的小伙子,他蹲在路边修车,车子轮胎爆胎了,手忙脚乱地更换轮胎,脸上抹一片油污成了京剧脸谱。大姑停下脚步,看到那修车的小伙子不由得掩嘴窃笑,走近说:“同志,还没吃饭啊!需要帮忙吗?”那小伙子说:“给我一把扳手。饭没有吃呢。”大姑便把一把扳手递给他,说:“同志!是这个吧。”小伙子说:“是!你是哪的?”大姑说:“是矿上的。”那小伙子说:“哦!我怎么没见你啊?在矿上工作吗?”大姑羞涩说:“矿上有几百号人,怎么见到我呢?我是刚来的。同志,你怎么称呼啊?”那小伙子说:“也是。我叫 很高兴的认识你。好啦。车子修好了,上车吧。”大姑和几个姐妹上了那辆“解放牌”贷车回到矿上,她到了食堂下一碗面条给 ,把热腾腾的面条端到他的面前,说:“尝尝我的手艺。”面上红红的,映红少女的心事。
大姑自从相遇 那天,渐渐地对他有了好感,给她留下很好的印象。在她的心里留有好位置,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便从她的心底蔓延。那个纯情美好的年代,爱,是不敢大胆地说出来的。大姑在空闲的时候,跑了几十里的山路到城里“合作共销社”凭她几个月积累下来的“布票”从销售员手里购置一块昵子布料。大姑在空闲时间偷偷纳针、袼褙、剪裁、缝线悄悄从 那里得来的尺码做了一双鞋样,在黑色的鞋面上绣了一对鸳鸯,隐喻她和 的“爱情”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做莲理枝。她把剩余的布料顺便做了一只壮族的“绣球”在方便的时候,递给她的“意中人”!
大姑把那双鞋样偷偷藏在她的怀里,趁着送饭的午间空闲时间悄悄纳上几针,忖思着:“我做的鞋样,也不知他喜不喜欢?改天找个机会当面给他。”这样的想着,她的脸庞一片绯红、绯红的,那是一个怀春少女触动的“情事”。
大姑和她的“意中人” 再次见面也是“送饭”返回的路上。 没有开车,而是走路。在一条小道叉路口遇上 的,大姑喊声:“ ,你去哪儿啊?” 急赶路,停下匆忙的脚步,回首望了大姑一眼:“回五村,回去看望阿爸、阿妈。大姑,你有什么事?”五村就是德保县境内的一个很小的村落,距离金州704矿的矿上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那时公路不通走山路回家常有的事。大姑忙把手中已包好的早已做成鞋样交到“意中人”的手中,羞涩说:“过后再折。”一朵红霞飞上脸庞,有点不好意思的。 先是一愕,才明白了大姑的心意,脸上一片欢笑,低声应道:“唉!”上路而去了。
行走在归家乡间小路上,他到矿上工作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了,好久没有回家看望阿爸阿妈了,这次回去多多陪陪年迈的父母,把平时积攒下省吃俭用的粮票、工资交给弟妹上学用,农村的日子也不好过。他到一个山坳,停下赶路匆忙的脚步,把大姑临行前的包袱解开,见是一双精致绣有鸳鸯图案鞋面的布鞋和一只绣球,心里就明白了大姑的那片深情厚意。自从那天与大姑相见,一颗年轻骚动的心不由被她拴住了,也有这层意思,难以明说罢了。他清清嗓子,和着习习的山风,嗅着山中野草散发的芬芳,引吭高歌,唱的是壮族布洛沱传下来的壮族民歌情调。那悠长清越的民歌小调漫过山峦,飘过山涧奔向远方……
与大姑不久就相恋了,到了谈婚论嫁阶段。 把大姑约出来,把他和大姑的婚事定下来。
那天傍晚, 早早来到一棵大榕树下,那是他俩平时相约见面的地方。大姑穿着一件花格圆领衣裳,梳着两条乌黑的辫子,羞答答的。 开口:“大姑!明天向矿上递交我们结婚的申请。我们结婚吧!你愿意吗?”大姑说:“我愿意!可……”欲说休止。 追问道:“大姑,可什么啊?”大姑鼓起勇气,说:“可我有条件。” 说:“啥条件?说。”大姑说:“我有个母亲,把她带过去一起住,我就答应。”大姑有个年迈的母亲,年轻时就守寡,一手把她拉扯大,她从山弄里把母亲接到矿上安顿,跟她一块住。她如今要嫁人了,哪有丢下她不管呢? 听后,久久无语,良久说:“大姑,是我不好,这条件恕难从命,我们的婚事就算了吧,你还是另找他人。再见!”说完,他把随身携带不舍得穿的布鞋和“绣球”还给大姑就走了。 就这样从大姑的生命记忆里消弭无踪了,大姑也告别了她人生花季的初恋,也和生命该爱的男人说再见,一段曾经的爱恋消失无影无踪。
后来,大姑在矿上媒人牵线撮合下,跟着一个自小失去父母双亲的孤儿的其貌不扬的男人,那个男人是个矿工成亲。提亲的那天,大姑提出要年迈的母亲一块过去居住,那矿工全然答应了大姑的条件、要求,成为她的男人。成亲的那天,那个其貌不扬的男人托婶到城里买了几尺花格布料,几瓶拿出手的酒和几包的“大前门”的香烟交到大姑的娘手里,算是过门的彩礼。成亲的那晚,大姑和她的男人在毛主席像前拜了几拜,并诵毛主席语录,入了洞房花烛夜。婚后,大姑全心全意地伺候她的男人,有时男人不如意的时候,拿她撒气。她默默忍受着,心甘情愿的伺候着那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男人。
若干年后,我见到了大姑,她已不再年轻的脸庞多了几许的岁月风霜。我问她:“大姑,你和叔还好吗?”大姑叹气说:“侄呀,我和你叔本是冤家,凑合过呗。打也打了,闹也闹了,不过还咋样?女人啊,就是这个宿命啊。”婚姻有时对女人来说很重要,尤其是遇上喜欢的好男人更为重要——这毕竟是所有女人一生中的宿命。
不久,大姑默默地伺候着她的男人得了一场大病,没过这道坎,她的男人就死了。
我仿佛看到大姑熟悉的身影在爱情的路上踽踽独行,她显得那样的憔悴,那样的孤独,那样的落寞消失在岁月风尘里……

共 1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深情朴实的笔调,娓娓叙说了大姑坎坷的情感经历。婚姻有时对女人来说很重要,尤其是遇上喜欢的好男人更为重要,这毕竟是所有女人一生中的宿命。 从大姑的生命记忆里消弭无踪,大姑从此告别了她人生花季的初恋,也和生命该爱的男人说再见,一段曾经的爱恋消失无影无踪,从此,大姑便开始了她孤独落寞的旅程。很感人的故事,问好作者,欢迎来稿。【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10-24 18:12:40 大姑在爱情路上踽踽独行,孤独落寞,读来令人心酸.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1-10-25 22:17:5 欣赏美文了,期待更多更精彩小说在江山文学网出现!顺问好作者冰翡冷翠金秋安!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孩子上火
宝宝中暑症状
小孩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宝宝正常大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